Aug 30, 2006

美丽笨女人

男生好奇怪,明明不喜欢对方,却能结伴去打球吃饭;
男生好奇怪,明明无法忍受脏,却又不愿意动手打扫;

男生好奇怪,明明喜爱吃美食,却又不愿自己动手做;
男生好奇怪,荷包里没多少钱,却偏爱装阔气请吃饭;
男生好奇怪,只要能挣得面子,吃亏的事也愿意去干;
男生好奇怪,碰见不懂的难题,也不愿拉下脸问女生;

男生好奇怪,明明就是很难过,却硬要死撑说我没事;
男生好奇怪,用完了厕纸之后,不会把余下的纸皮丢掉;
男生好奇怪,爱八卦别人的事,却把自己的事视为机密;
男生好奇怪,明明不了解别人,却乐于当爱神丘比特;
男生好奇怪,只要美女一出现,就失去理智思考的能力;
男生好奇怪,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越懒得去营造生活惊喜;
男生好奇怪,从前的小鸟依人,却变成今天甜蜜的负担;
男生好奇怪,以前都拥你入眠,如今说空间大才睡得香;
男生好奇怪,从前陪你去哪都行,如今却嫌远嫌累嫌忙;

女生更奇怪,面对这种怪生物,竟有惊人的包容力接受这所有的一切,
心甘情愿和他谐手到白首。

怪不得,连歌曲都在唱“美丽笨女人” …

Aug 27, 2006

挂国旗 == 爱国 ?

前几日在报章上看见一篇题为乡土华人比城市华人更爱国的新闻。受访者指Malaysia的乡土华人更有爱国精神。在这国庆佳节即将滨临的时刻,乡土华人纷纷都在屋外挂上国旗,而居于城市的华人,却只有小部份的人将国旗挂在屋前。看到这里,你有什么想法呢?

挂国旗等于爱国?那该和双亲节谐同父母亲至酒楼享用丰盛大餐有异曲同工之处吧!表面上看来,国民们都非常爱国,孝顺。然而,在平日单调乏味的生活里,它们又是如何看待国家,对待父母的呢?深究的话,被掩盖在华丽外表下的,是什么样的真相呢?选择相信华丽外表的人,是真的被诱利的外表所迷惑,仰或是因为不愿接受事情的真相而选择自欺欺人呢?

真正的智者不会中批上艳丽衣裳的毒物所设下的计谋。可惜,世上的智者难寻。你可曾遇见过他们?

Aug 21, 2006

钱奴

如果找不到真正想做的事,到最后只会变成金钱的奴隶。

当时未满十七岁的我,深深地为这句话着了迷。我立志将来一定要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因为当时的自己非常厌恶已成为金钱奴隶的大人们。我不想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为了金钱,而强迫子女做他们不愿做的事。一点都不体谅子女的心情。如今回想起来,身为子女的我们是否又曾真正从父母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去体谅我们挚爱的双亲呢?若不是被环境所逼迫,又有多少父母宁和自己棒在手心的宝贝们起冲突呢?

转眼,我已迈入了二十二岁。也明白了金钱的重要性。虽然不愿承认,但我想自己就快成为可恶的金钱奴隶了。毕业在即,前途茫茫…..我不断的问自己究竟想在毕业后做什么事。可是,却找不到答案。小时候,在不同的阶段有过不同的志愿。从老师、明星、作家到心理医生….如今回首往事,这些志愿弱得不堪一击。它们不过是年幼时期所做的梦。随着年龄增长,慢慢了解了现实世界的规则,青涩时期的梦已灭。当初纯真的灵魂亦不再复见。

我试着当个合格的玩家。在未投身进入游戏前, 尽我所能去了解熟记所知的游戏规则。尽管心底有千万个不愿意玩这场游戏,却又由不得我说不。因为,身不由己也是规则之一。时间到了,人人都得玩。少数人不计成败,享受游戏过程;大部份人提早放弃,成为败兵;有者穷尽大半辈子,成为众人眼中的大赢家。有地位,名誉,金钱,却成为了金钱奴隶。我又会成为哪种人呢?是赢家?输家?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根本不知该如何开始这场游戏……

丽芬,你曾告诉我无论外型怎么变,只要不遗失自我就好了。因为你最喜欢十七岁时的我。现在,二十一岁的我在外型上一成不变,可是,心却变了!那个不顾周遭眼光,不畏兴论压力,一心只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的 Mei Mei 被现实环境茶毒了,不见了!!!我无可避免的将加入金钱奴隶族。为钱喜,为钱愁…..

我想找到真正想做的事会让我变得好些吧!但目前的我仍在迷途上,等待着明灯来指引方向…..

好想念十七岁的自己,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十七岁的你是否仍与你同在呢?

Aug 20, 2006

知易行难

人生苦短,何必让自己终日活在痛哭中呢?在这短短几十年里,我们应该很用力地过生活,很用力地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以不伤害人为前提) ,很用力地去做每一件事;因为我们的生命只有那短短几十年。

觉得几十年太短暂吗?你在积极寻找长命百岁的密方吗?拥有几十年光阴生命的我们该觉得庆幸了。有许多人,因为一场无情火,一宗毫无预紧的车祸,一次人为攻击,提早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此刻扔拥有呼吸心跳,能够爱人与被爱,能体会世间爱恨嗔痴的我们是多么的幸福啊!因此,我们必需努力的活下去方对得起那些已离开的人们。

但是,今天的自己却过得好颓废。一整天下来,没做过一件真正意义深远的事。早上十点钟醒来,便一直在网络上消磨时光至午餐时间。吃过午餐便一直看综艺节目。有<<我猜>>和<<康熙来了>>。之后继续在网上溜褡、在晚餐时间边用餐边看<<我猜>> 、上网看看娱乐新闻,找网页素材直至宵夜时间。吃完宵夜进了房门,便在这里写blog。真的觉的自己有些不可原谅,我明知不该这样浪费生命,可是却偏偏又这样做。我想知易行难大概就是这么回事了吧!只希望将来能够不那么放纵自己。但以我对自己的了解,我铁定会made the same mistake again. hai…… 谁能告诉我该怎样才能有效的管制自己吗?

Aug 19, 2006

A touching story

I saw a touching story which almost make me cry today. Share it with u all:

一把鑰匙開一把鎖--鋼琴課!!

這些年來,
我發現孩子們的音樂能力有許多程度上的差別。

不過,
雖然我教過一些天賦異秉的學生,
卻從未有過提攜人才的快樂。

然而我還是教過一些
我稱作「受音樂挑戰」的孩子。
羅比就是其中之一。

當羅比的媽媽
把他丟來上他的第一堂鋼琴課時,
他已經11歲了。

我向羅比解釋,
我比較希望學生(尤其是男孩)
能夠在早一點的歲數開始學習。

不過羅比說能聽他演奏鋼琴
一直是他母親的夢想。
所以我收了羅比。

之後羅比開始了他的鋼琴課程,
從一開始我覺得那像是無望的努力,
不管羅比再怎麼嘗試,
他就是缺乏了音感和基本的節奏感。

但是他盡本分地複習他的等級
以及一些我要求學生學習的基本曲子。

好幾個月來他練了又練,
當我聽他彈奏時,
不禁嚇得向後倒退,
再試著找些話來鼓勵他。

在每週課程的尾聲,
他總是說:
「我媽媽有一天要聽我演奏。」

但那看來似乎是遙遙無期。
他就是沒有一丁點兒天生的才能。

我只有在一段距離外看過他媽媽,
是在她把羅比放下車
或是在那輛舊舊的車子裡
等著接羅比下課的時候。

她向來都會揮手,微笑,
但從未進來拜訪過。

有一天羅比沒有再來上過課。
我曾想過要打電話給他,
但我假想
他是決定要去追求其他的興趣
(因為能力不夠)。

他不來我也感到高興。
他對我的教學來說
實在是個負面的廣告。

幾個星期後
我寄了作品發表會的通知到學生的家裡。

令我吃驚的是,
羅比(收到通知後)問我
他是否可以參加作品發表會。

我告訴他發表會
是為了現在的學生辦的,
而因為他已經中途退出了,
所以資格並不符合。

他說他的媽媽生病了,
不能載他去上課,
但是他仍然持續地練琴。

「杭朵夫小姐...
我一定要上台演奏!」
他堅持著。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讓我同意他在作品發表會上演奏,
也許是他的堅持
或者是在我裡頭的某個聲音說著:
「不會有問題的。」

作品發表會的那晚來臨了。

中學體育館
擠滿了學生的父母和親友。

我把羅比排在節目的最尾端--
在我上台對所有學生致謝
並演奏結束的曲子之前。

我想這樣一來,
任何他可能造成的災害
只會發生在節目最後,
而且我還可以透過我的『閉幕式』
來搶救他悲慘的演出。

這場發表會進行得簡直是天衣無縫,
學生們都展現出練習的成果。

然後羅比上台了。

他的衣服皺不拉幾的,
頭髮看起來像用打蛋器攪拌過一樣。

「為什麼他不像其他學生
一樣打扮整齊呢?」
我心想。

「為什麼他母親不為了這個特別的晚上
至少替他梳梳頭呢?」

羅比拉出了鋼琴長凳,
準備要開始了。

讓我感到驚訝的是,
他對大家說他選了
莫札特的第21號c大調協奏曲。

而我還來不及準備好接下來所聽到的。

他的手指輕快地在鍵盤上滑過,
他們幾乎是在琴鍵上敏捷的跳著舞。

他從最弱音彈到最強音,
從快板彈到大師級的節奏。

他的延長音(彈莫札特必須的)
是那麼的雄偉華麗。

我從未聽過
有人在他這個年紀能將莫札特彈得這麼好!

六分半鐘後
他作了一個強健有力的結尾,
全場每個人都站起來瘋狂的鼓掌。

淚水早已決堤的我跳上台,
歡喜得抱住了羅比。

羅比,
我從來沒有聽你像這樣地演奏!
你是怎麼辦到的?」

透過麥克風羅比解釋著:
「嗯......杭朵夫小姐,
記得我告訴過你我母親生病了嗎?
事實上,
她得了癌症而且在今天早上去世了。
而且......她生下來就聾了,
所以今晚是她第一次聽見我彈琴。
我想要讓這場演出顯得特別些。」


當晚在場沒有一雙眼睛
不被淚水浸濕的。

當社福人員要將羅比
帶到收養家庭去安置時,
我注意到他們的眼睛也紅腫了。

我心裡想,
因著收了羅比這個學生,
我的人生不知豐富了多少倍。

是啊!
我從未提攜過半個學生,
但是那晚我自己
卻成了一位受提攜者--羅比的。

他是老師而我是學生。

因為是他教我何謂堅持,
何謂愛,
何謂相信我們自己,
以及願意在某人身上冒險一試,
即使不知道為了什麼。

這些對我來說顯得意義非凡,
自從羅比在『沙漠風暴』服務,
並於1995年四月
在奧克拉 荷馬市的阿佛瑞德‧莫瑞聯邦大廈
毫無預警的爆炸事件中喪生後。

新聞報導意外當時他正在......彈鋼琴
 

Design By:
SkinCorner from Jack Book